當前位置:首頁 > 逸聞趣事

“大工匠”是這樣煉成的

發布時間:2022年02月14日     瀏覽次數:206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圖為遼寧本溪城市風光

     生長在南方,他卻獨自一人從廣西跑到東北立業成家;同輩人多以農耕為業,他卻迷上為故障機器“診脈”,一次次從蛛絲馬跡里精準找到機器的“病因”;這個當年光著腳丫在大山褶皺里放牛、勉強讀完初中的孩子,一路刻苦鉆研,成長為一名電氣調試專家,獲得全國技術能手、全國勞動模范等榮譽。

     他叫羅佳全,現為本鋼集團機電安裝公司的電氣調試高級技師。

     一、羅城仫佬族自治縣東門鎮大福村大井屯,夾在廣西北部九萬大山縫隙間。羅佳全就出生在這里。

     羅家四個男孩,羅佳全排行第三。大哥在生產隊勞動,二哥在縣城讀書,弟弟還小,小佳全必須在照看侄女、每周給生產隊放一天牛和上學間做出 選擇。倔強的羅佳全竟然能全部兼顧:嫂子滿月上工,他帶著侄女上學;趕著幾十頭牛上山下山,小心看著牛兒別啃到別人家的莊稼……

     少年時,一門手藝無意間撞進小佳全的心:當電工的堂哥從大山那邊把電線扯過來,家鄉從此告別“油燈時代”,家家戶戶安上了電燈!這件事對小佳全的震動太大,甚至影響他的一生?!耙攤€了不起的電工”,那一刻就在他心中生根發芽。

     1979年11月,征兵的消息傳進村。羅佳全偷偷跑到大隊報名、體檢。很快,一則入伍通知書將喜訊傳遍全村。

     父親很支持,他說:“好男兒就是要報效國家!”瘦小的母親一路搭車,在夕陽西下時趕到城里火車站送別。她用衣袖拂去熱淚,一把抱緊兒子:“媽媽沒有什么送給你,對不起我的孩子,到部隊上聽首長的話,好好干!”

     淚別親人一路北上,羅佳全坐五天五夜火車來到遼寧本溪。新兵訓練,他聽不太懂普通話,班長同樣說不標準“右和后”,班長喊向右轉,羅佳全向后轉;喊向后轉,羅佳全轉向右。羅佳全不服輸,央求班長夜里陪他練,一周下來終于“磨合”成功,助全班奪得優勝紅旗。訓練手槍打靶,羅佳全胳膊吊半塊磚頭刻苦練習,手腕腫得拿不住筷子,終于拔得頭籌,成為出色的神槍手。

     1983年夏天,羅佳全所在部隊集體轉業。面對熱門崗位的就業機會,羅佳全不為所動。部隊領導不解地問:“你到底想干啥?”

     “我想學技術。還是有門手藝好?!?/span>

     部隊領導勸了幾次,執拗不過,便安排他去本鋼工作。羅佳全入職后才知道,電工的精細項目竟然那么多,他索性“挨個學”。為了技術全面,他想去學電氣設備調試,電調隊隊長不同意:“學調試至少是高中文化,你是初中文化,不夠條件?!敝鞴茴I導便安排羅佳全去電氣設備安裝班當班長,羅佳全硬是不去。領導火了:“你要不去安裝班,就讓你打更?!?/span>

     “那就打更!”羅佳全真就耐下性子,干了大半年打更。領導無可奈何地說:“看出來了,你還挺犟?!?/span>

     “我要學技術,你不讓我學?!?/span>

     “你文化水平不夠嘛?!?/span>

     “誰天生就會?學唄?!?/span>

     領導被羅佳全的堅持感動了,把他調到了調試班,由崗位能手王忠元帶他。羅佳全學得認真,堅持在干中學、學中干,單位的大小活,他搶在先、干在前,不講條件、不計代價。他參與冷軋廠總開關站的建設,白天跟著老師傅們學習,晚上同事們下班回家,他則從家里卷了鋪蓋、帶了一兜子掛面回到現場,連續二十多天吃住在工地,拿著圖紙對著電氣設備元件逐一研究。師傅王忠元看他這么努力,也不回家,陪著羅佳全吃住在現場,教他電氣設備調試本領。

     十多年時間里,羅佳全拜了多位師傅為師,學到了不同風格的絕招絕活兒。他至今記得,第一次跟劉瑞平師傅進行外線架線作業,大雪漫天飛舞,冷風像鞭子抽得人睜不開眼。電桿高十多米,陰面已經結了一層薄冰,但羅佳全當時并不知道??炫赖綏U頂時,他腳下突然打滑,從桿頂一下滑落到桿底,肚皮上的衣服磨爛了,棉手套也磨開了花,兩手掌心磨掉一層皮。羅佳全沒打退堂鼓,強忍手掌劇痛,再次爬上桿頭作業。這件事震動了師傅,此后師傅對他格外用心,把所有的絕招絕活兒都傳授給他。

     “集百家所長”,羅佳全逐步成長為大家公認的技術“高手”。

     二、2000年,因生產需要,本鋼從外國進口了燒結機和主抽風機。外國專家布萊特從遙遠的歐洲來到中國東北,負責設備的安裝和調試。羅佳全帶領全班工人給布萊特“打下手”,工作干得還算順利。

     到了設備安裝的時候,羅佳全發現外國產的電纜附件受過潮,上面有不少斑點,就通過翻譯告訴布萊特:“這個電纜附件受潮霉變了,不能用?!?/span>

     “不可能!”布萊特一臉不以為然,還強調他們的設備質量“非常好”,不會有任何問題。羅佳全再三跟布萊特強調危險性,但布萊特一個字都聽不進去。無奈之下,只能就這樣進行調試。

     果然如羅佳全所料,隨著電壓升高,電纜接頭“砰”的一聲,壞了!

     布萊特瞪大驚恐的眼睛,一時束手無策!羅佳全急了,要自己想辦法解決?!澳憬鉀Q不了?!辈既R特斷言:“在中國買不到替代產品。從我國運來材料,重新安裝,這是唯一的辦法!”

     “那可麻煩了!要報關,走審批手續,再繞半個地球運來,這得耽誤多久?”工程總指揮馮建民焦急地說。

     事實上,它會影響整個工程。這個設備啟動不了,高爐也要停,損失太大了!

     布萊特攤開雙手:“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這樣?!?/span>

     “我們自己做!”羅佳全的話擲地有聲。

     “能行嗎?”馮建民問。

     “能行!”

     所有人都將目光對準了羅佳全。有的信任,有的懷疑,有的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 晚上9點,羅佳全一頭鉆進漆黑夜幕,直奔他的工作間。

     羅佳全說“能行”,是有底氣的。雖然只有初中文化的底子,可他從1983年開始,先后參加了成人高中、遼寧大學自考、本鋼技校電工班、計算機班等一系列學習課程,還多次自費到南方的廠家學習電纜接頭制作新工藝。有一次,羅佳全得知工廠制作電纜光纖接頭需要雇請外人。他覺察到這項技術的重要意義,便立刻行動,在冬季擠出空閑時間,自費去上海學習。學成歸來,他一天就為工廠制作光纖接頭三百多個,節約了大筆費用。這次的項目,他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 時間過得太快了:五個小時過去,羅佳全剛剛理出思路。

     時間過得太慢了:五個小時,仿佛比五個月都漫長,馮建民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布萊特又催促馮建民:“不要白白浪費時間了,我們國家做的東西,他羅佳全怎么會做得出來?”

     時針指向上午10點。終于,羅佳全用單位的舊件東拼西湊,再加上自己的“高招”,做出了電纜接頭。

     試驗產品的時候,大家緊張得近乎停止了呼吸——再“砰砰砰”怎么辦?

     緊張的試驗完成,馮建民高興得跳起來:“成功了!羅佳全成功了!”

     有人仍然懷疑:“不一定用得住呢?!?/span>

     我采訪時,這個附件已經用了二十多年,仍在用。

     小個子羅佳全成為外國專家眼中的“技術巨人”。布萊特真誠地邀請羅佳全上本溪最好的飯店吃飯。盡管羅佳全謝絕了布萊特的宴請,他們的友情卻更深厚了。

     三、2011年6月18日,本鋼建在丹東東港的不銹鋼廠正在熱火朝天地施工。突然,數千人緊張忙碌著的工地,停電了!

     剎那間,所有機電設備停止了運轉,工地被迫停工。工地所在區域的普通用電也停了,正常生活受到干擾,點不了燈,洗不上澡。幾批電力專家忙碌了兩天兩夜,還是找不到病根。

     天剛亮,羅佳全就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。

     那時,羅佳全剛剛完成一樁緊急搶修,天快亮才回來。電話里,電調隊隊長仲聰林說:“佳全,知道你太累了,可集團領導點名讓你去一趟東港,那里都停工兩天兩夜了?!?/span>

     羅佳全趕緊去班里交代一下工作,帶上工具,匆忙駕車兩百多公里奔赴東港。

     工地的檢修人員介紹情況,判定故障點可能在靠近供電區域的地方。他們反復查找,怎么也找不到具體位置。

     羅佳全根據自己多年的經驗,決定從電纜的另一端入手。他叫上搭檔,帶上脈沖檢測儀,向前方一指:“我倆到那里查一下?!?/span>

     在此之前,搶修人員已經仔細查看了千余米電纜。羅佳全手指的地方,他們已查過多次。

     二人開車前行。羅佳全說:“我們現在往前走,我讓你停車你就停車?!避囎舆M入不銹鋼廠廠區內,羅佳全突然示意停車:“大概在這個地方?!?/span>

     “不可能在這兒,我們都找完了?!爆F場的同志異口同聲地說。

     羅佳全委婉而禮貌地說:“你們連續干了好幾天,太累了。我剛來,我干一會兒吧?!?/span>

     羅佳全的身后,數千人的工地此時一片寂靜,他眼前的一片蘆葦蕩卻綠浪翻涌。羅佳全將目光鎖定在那片葦葉蕩漾的地方,對搭檔說:“請指揮部調個抓鉤機來,帶斗的?!?/span>

     兩個人坐進抓鉤機,轟隆隆開進蘆葦蕩。羅佳全從容指揮抓鉤機鉤頭伸進蘆葦蕩邊的水溝里,向下挖。

     人越聚越多,他們都是幾天來晝夜查找電纜故障的電力專家和技師。這個搖頭,那個嘆息。有人甚至背過身去,要“另尋出路”……

     在場的所有人,只有羅佳全一個人“固執己見”。

     抓鉤機斗牙向下,插進泥土。挖一下,沒有。再挖一下,還沒有。也不知挖了多少下,抓鉤機斗再次抬起時,羅佳全興奮起來,指著溝底道: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 人們驚奇地盯著抓鉤機剛剛挖過的地方。眾人注目處,受傷纜線豁然呈現!

     “老羅太厲害了!”

     “神啦!”

     人們歡呼起來,贊不絕口,把羅佳全團團圍住。

     工地上的領導豎起大拇指,贊揚羅佳全:“急難險重沖得上去,關鍵時刻能解決大問題!”

     四、俗話說:“教會徒弟餓死師傅”。羅佳全對此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 仲聰林告訴我:“羅佳全給年輕人傳授技術,真的是毫無保留。新來的大學生問什么,他都會認真教。咱們單位一線的職工,幾乎個個都被他傳授過技術,他帶出的徒弟個個出類拔萃?,F在他的徒弟,不少已經到領導崗位和技術管理崗位挑大梁了?!?/span>

     “苗子再好,沒有五年以上時間,也培養不出一個好的調試工?!绷_佳全的徒弟李天會深有感觸:“師傅手把手教我,邊干邊講解,然后才指導我上手干。一有空閑時間,師傅就結合現場實際,耐心細致地給我講解電氣調試的每一個細節?!比缃?,羅佳全的徒弟李天會、焦春華已經能夠獨當一面。許多徒弟都在技能上有了質的飛躍,成為電氣調試能手。

     羅佳全自己也從未停下學習的腳步。他把工資省下一大塊用來買書,把居室騰出一大半用來摞書。有一次,他帶領徒弟去沈陽學習,出發前腰椎間盤突出的毛病犯了。他從家里碗柜拆下一塊木板,墊在身下繼續開車前往。聽課時疼痛難忍,他幾乎站著把五天的課程學完。徒弟李天會眼含淚水對師弟們說:“師傅快要退休了,還這樣拼命學習,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學呢?”

     羅佳全創造了奇跡——他以初中文化的單薄底子,被破格評為高級技師,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、全國技術能手、全國勞動模范等榮譽,成為技能專家、領軍人才。

     今天的成就背后,羅佳全下了多少功夫,外人很難想象。他的左手小手指,因為常年以相同的姿勢擰螺絲,已經落下病根,平時也只能彎著。

如今,羅佳全在行業里已有所成,卻一直不忘初心,心系本鋼,心系祖國。

     單位派他去外國調試援建項目,他在那里遇到一名商人。商人見羅佳全人好、技術精,開出十倍薪酬讓他留下,羅佳全果斷拒絕。國外一家煉鋼廠開出的薪水高得令人咂舌,羅佳全仍不為所動。挖他的人踏破門檻,羅佳全一一答復:“我哪也不去,我要永遠扎根在本鋼、扎根在中國?!?/span>

     2020年11月24日,在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上,羅佳全現場聆聽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,激動得熱淚盈眶。2021年,他又摘得“中華技能大獎”。

     今天的羅佳全,雖然接近退休年齡,依然白天一頭扎進工作現場,直到夜幕降臨;或者,披星戴月起程,在夜色里迎來又一個充滿期待的黎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來源:人民日報

97超碰人摸人人人澡人人